與傳統的成年司法關(guān)注“犯罪事實(shí)”相比,未成年人司法更關(guān)注實(shí)施違法犯罪的“人”。因此,針對未成年人犯罪,我國逐漸形成了一套特殊的制度設計。

 

1984年,上海市長(cháng)寧區人民法院設立少年犯合議庭,成為新中國未成年人司法改革啟動(dòng)的標志。40年來(lái),未成年人司法工作成效顯著(zhù),也面臨多重問(wèn)題。近日,最高法院提出逐步推動(dòng)建立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系統。

 

如何理解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系統?當前,我國未成年人司法以及預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面臨哪些現實(shí)困境?新京報記者與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少年審判工作辦公室)二級高級法官趙俊甫展開(kāi)對話(huà)。

 

少年法庭很多實(shí)踐經(jīng)驗上升為法律規定

 

新京報:自1984年上海市長(cháng)寧區人民法院設立少年犯合議庭以來(lái),我國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理念和實(shí)踐經(jīng)歷了哪些重要變化?取得了怎樣的實(shí)效?

 

趙俊甫:經(jīng)過(guò)40年的發(fā)展,少年法庭從無(wú)到有、從少到多,不斷成長(cháng)壯大,教育挽救了一大批失足未成年人。人民法院認真貫徹實(shí)施特殊、優(yōu)先、雙向、全面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幫助未成年人悔過(guò)自新、重返社會(huì )。經(jīng)過(guò)幫教矯治,絕大多數未成年人重歸正軌,未成年人審判被稱(chēng)為“特殊的希望工程”。

 

在少年法庭發(fā)展過(guò)程中,各地法院創(chuàng )立發(fā)展了寓教于審、圓桌審判、社會(huì )調查、犯罪記錄封存、心理疏導、合適成年人到場(chǎng)、回訪(fǎng)幫教等一系列適合未成年人特點(diǎn)、具有中國特色的審判制度和工作機制。少年法庭的很多實(shí)踐經(jīng)驗上升為法律規定,推動(dòng)了刑事訴訟法“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專(zhuān)章的設立,出臺了一系列司法解釋和指導意見(jiàn),不斷織密保護未成年人的“法網(wǎng)”,促進(jìn)中國特色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發(fā)展。

 

同時(shí),推動(dòng)形成未成年人保護強大合力。主動(dòng)融入家庭、學(xué)校、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政府、司法“六位一體”的新時(shí)代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格局,積極開(kāi)展預防懲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聯(lián)動(dòng)機制試點(diǎn),會(huì )同有關(guān)單位加強中小學(xué)生欺凌和暴力防治,聯(lián)合開(kāi)展網(wǎng)絡(luò )清理行動(dòng)。

 

進(jìn)入新時(shí)代,人民群眾對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的期待越來(lái)越高。涉未成年人案件數量雖然不多,但各方關(guān)切、影響深遠。針對近年來(lái)社會(huì )關(guān)切的殺害、性侵、拐賣(mài)、虐待未成年人,校園欺凌以及利用網(wǎng)絡(luò )實(shí)施的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等犯罪行為,人民法院堅決依法嚴懲,對挑戰法律和社會(huì )倫理底線(xiàn)、性質(zhì)惡劣的重大犯罪,該判處重刑乃至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絕不姑息。

 

新京報:2023年5月,最高法院將“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整合為“少年審判工作辦公室”,兩者有何不同?這一轉變有何意義?

 

趙俊甫:去年5月,最高法院決定將原來(lái)分別由研究室、刑一庭、民一庭承擔的相關(guān)審判指導職能統一整合,設立“少年審判工作辦公室”機制,依托民一庭開(kāi)展工作,集中、統一負責涉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審判工作的監督指導。

 

其目的就是要實(shí)現涉未成年人案件民事、行政、刑事“三審合一”,審判人員在辦理未成年人案件過(guò)程中,要同時(shí)關(guān)注民事、行政權益維護,刑事犯罪預防和懲治以及公共利益維護等問(wèn)題?!叭龑徍弦弧本褪且獙?shí)現全面保護、綜合保護,一方面,通過(guò)穿透式審判,促進(jìn)及時(shí)發(fā)現相關(guān)問(wèn)題和線(xiàn)索,從而及時(shí)解決甚至一攬子解決問(wèn)題,避免問(wèn)題拖大;另一方面,把所有問(wèn)題放在一起通盤(pán)考慮,可有效避免“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局限,有利于對案件的全面把握和公正處理。在研判案件具體處理方式時(shí),堅持把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長(cháng)放在更重要位置予以考量,共同承擔起未成年人犯罪預防和司法保護的更重責任。

 

未成年人犯罪成因復雜,關(guān)愛(ài)缺失等影響不容忽視


新京報:當前少年審判工作還存在哪些現實(shí)困難和問(wèn)題?


趙俊甫: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形勢依然嚴峻。近三年來(lái),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數量總體呈上升趨勢,2021年至2023年,人民法院共審結未成年人犯罪案件73178件,判處未成年罪犯98426人,占同期全部刑事罪犯的2%至2.5%。其中,一些校園暴力案件情節惡劣,引發(fā)社會(huì )廣泛關(guān)注。另外,近年來(lái)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犯罪行為呈上升趨勢,特別是性侵問(wèn)題突出。2023年,全國法院審結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4.1萬(wàn)件、6.1萬(wàn)人,其中性侵犯罪案件數量上升明顯。


未成年人犯罪和被侵害的成因復雜,需“六大保護”融合發(fā)力。其中,未成年人涉網(wǎng)絡(luò )犯罪、家庭監護缺失等問(wèn)題突出。2018年至2023年,在全國法院審結的有作案工具的未成年人詐騙案件1500件中,使用即時(shí)通訊軟件的案件數量為1396件,占比93.07%。未成年人實(shí)施搶劫、盜竊、暴力傷害犯罪,近六成曾長(cháng)期沉迷網(wǎng)絡(luò ),未成年人受網(wǎng)絡(luò )不良信息影響產(chǎn)生犯罪動(dòng)機占比較高。近年來(lái)審理的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中,近三成是利用網(wǎng)絡(luò )聊天工具結識后,對被害人進(jìn)行線(xiàn)上隔空猥褻或者線(xiàn)下猥褻、強奸。


家庭監護管教、關(guān)愛(ài)的缺失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影響不容忽視。2021年至2023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的涉未成年暴力案件中,被告人為留守兒童的案件共1835件,占比22.94%;被告人為單親家庭的案件共556件,占比6.95%;被告人為再婚家庭的案件共223件,占比2.79%;被告人為孤兒的案件共19件,占比0.24%。許多未成年被告人犯罪前缺失家庭關(guān)愛(ài)和教育,有的父母對孩子成長(cháng)中遇到的生理、心理困惑疏于關(guān)心。比如,某高中生感到精神壓力過(guò)大,求助父母卻沒(méi)有得到及時(shí)幫助。該高中生自行求醫,被診斷為重度抑郁癥,父母不僅沒(méi)有給予溫暖,竟冰冷地認為孩子裝病,直到該高中生殺人之后準備自殺,父母才意識到自己的失職。


未成年人審判專(zhuān)業(yè)化建設和社會(huì )支持體系有待完善。各地未成年人審判發(fā)展不平衡,很多地方還沒(méi)有專(zhuān)門(mén)的審判機構,力量有待加強。各地法院在探索推進(jìn)家庭教育指導、社會(huì )觀(guān)護、心理疏導、親職教育、普法宣傳、社會(huì )調查等特色工作過(guò)程中,缺少專(zhuān)門(mén)經(jīng)費和人員保障,無(wú)法常態(tài)化、規范化、系統化開(kāi)展。因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涉及諸多部門(mén),多數地區在未成年人司法的社會(huì )支持體系建設方面還有待進(jìn)一步提升。


需加強“六大保護”統籌,重視減少犯罪誘因


新京報:針對近年來(lái)未成年人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呈現出的新特征,法院工作作出了哪些調整?在形成“六大保護”體系中,司法保護如何與其他保護形成合力?當前還存在怎樣薄弱的環(huán)節?


趙俊甫:近年來(lái),最高法院就打擊拐賣(mài)兒童、對未成年人實(shí)施家暴、性侵害、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等違法犯罪,出臺了一系列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加大懲處力度。目前,我們正在研究全面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和犯罪防治工作的指導意見(jiàn),進(jìn)一步促推“六大保護”融合發(fā)力。


在“六大保護”體系中,人民法院充分發(fā)揮審判職能,最大限度挽救涉罪未成年人。同時(shí),精準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主觀(guān)惡性深、情節惡劣、危害嚴重,特別是屢教不改的未成年人犯罪不姑息、不縱容,堅持依法懲治。對嚴重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犯罪,堅持零容忍立場(chǎng),依法從嚴懲處。


堅持融合履職,深化“三審合一”綜合審判改革,一體解決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各類(lèi)問(wèn)題,推動(dòng)事后保護向事前防治、事中干預轉變,有效避免“小錯”釀成違法犯罪,盡量杜絕輕微侵害演變?yōu)榉缸锴趾?,為未成年人構筑全鏈條、全方位、立體化防護網(wǎng)絡(luò )。堅持涉未成年人案件辦理與促推社會(huì )治理并重原則。在辦理案件的同時(shí),深入研析案件反映出來(lái)的深層次問(wèn)題,做深做實(shí)訴源治理,有效遏制誘發(fā)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的各種因素。


同時(shí),也存在一些薄弱環(huán)節。未成年人犯罪是個(gè)人、家庭、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屬于典型的“社會(huì )病”。當問(wèn)題暴露在保護鏈最末端的司法程序,已經(jīng)成為長(cháng)期積累的“疑難雜癥”。如何“治已病”——早介入、早調理,如何“治未病”——早防護、早控制,最大限度挽救未成年人、從源頭減少未成年人犯罪,需要“六大保護”協(xié)同發(fā)力。目前缺乏強有力牽頭統籌,相關(guān)配套機制、社會(huì )支持體系不健全。


實(shí)踐中對懲處和制裁強調比較多,對從源頭上支持家庭增強監護管教功能,凈化未成年人學(xué)習、生活、網(wǎng)絡(luò )環(huán)境,減少犯罪誘因等方面,仍需加大資源投入和工作力度,確保懲防并舉真正落到實(shí)處。


個(gè)別惡性案件極易沖擊眼球,大眾對未成年人犯罪認知存在偏差


新京報:對于未成年人犯罪,我國遵循“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近年來(lái)一些未成年人惡性犯罪,讓不少人覺(jué)得“教育落空、應以懲罰為主”,為何會(huì )有大量這樣的聲音出現?防范未成年人犯罪存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wèn)題?


趙俊甫:對犯罪的未成年人實(shí)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是我國刑事訴訟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明確規定。長(cháng)期以來(lái),這一原則得到較好貫徹,取得了良好效果。近年來(lái),一些未成年人惡性犯罪,讓不少人覺(jué)得“教育落空、應以懲罰為主”,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客觀(guān)情況了解不全面。個(gè)別惡性案件一旦發(fā)生,極易沖擊眼球,但少數個(gè)案與真實(shí)數據存在偏差。應該看到,我國社會(huì )治安形勢持續平穩,未成年人成長(cháng)環(huán)境不斷優(yōu)化,保護水平不斷提升。2021年至2023年人民法院判處的未成年人罪犯,占同期全部刑事罪犯的2%至2.5%,其中,未成年人嚴重暴力犯罪占比較小。近三年來(lái),法院每年判處故意殺人罪的未成年人占全部判刑未成年人的0.7%左右,且總體平穩。


其次,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復雜成因剖析、揭示不夠。大多數未成年人特別是低齡未成年人,身體發(fā)育早熟與心智發(fā)育不成熟并存,易沖動(dòng)、存在盲目從眾心理,辨別是非、抵御不良思想和誘惑的能力不強,教育、保護、引導不當,易誤入歧途。


通過(guò)分析近年來(lái)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可以看出,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復雜的。既有未成年人自身法治意識、規則、敬畏意識淡漠的原因,也有家庭失管失教,性教育、生命、安全教育不到位,以及對特殊場(chǎng)所、網(wǎng)絡(luò )平臺監管不健全等方面的原因。


其中,家庭管教缺位或者失當、互聯(lián)網(wǎng)及社會(huì )不良信息侵蝕,未成年人出現不良行為沒(méi)有得到及時(shí)干預、矯治,是導致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突出原因。若對這些誘發(fā)犯罪的因素不加以防范、根除,只是簡(jiǎn)單判處重刑,并不能真正減少犯罪發(fā)生。


當前防范未成年人犯罪亟待解決的問(wèn)題,主要是要形成社會(huì )共識,把“厚愛(ài)嚴管、管早管小”落到實(shí)處。要充分認識到未成年人犯罪成因的復雜性,除了加大司法懲處力度以外,也要切實(shí)把家庭、學(xué)校、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政府保護以及對不良行為的分級干預落到實(shí)處。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案件反映出,對未成年人不是保護太多了,而是必要的關(guān)愛(ài)、保護、前期干預管束還不夠。


例如,許多未成年人殺人、傷害案件中,未成年罪犯存在這樣或那樣的人格缺陷、心理情感障礙,有的是留守兒童,或者家庭破裂、經(jīng)濟困頓,父母關(guān)愛(ài)不夠;有的是家長(cháng)過(guò)度溺愛(ài),放任縱容,或者管教不當,以致未成年人或悲觀(guān)厭世,或目無(wú)法紀,或情感冷漠,傷害他人甚至父母親屬;有的是學(xué)業(yè)出現困難,未得到正確引導,以致過(guò)早失學(xué)輟學(xué),不良交友,走上犯罪道路。


多數未成年人在第一次犯罪前都有小偷小摸、打架、斗毆、逃學(xué)、出入不良場(chǎng)所等不端品行,但因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規定的各項管理教育、矯治教育、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等措施未完全落地,未能阻斷犯罪發(fā)生。在一起案件中,未成年罪犯在16歲前有4次打架斗毆被行政拘留、10余次盜竊被治安拘留的前科,但均因未達到責任年齡而未實(shí)際執行拘留和得到有效矯治,最終因一次口角之爭持刀捅死他人,釀成更大犯罪。因此,對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除了必要的懲處外,當務(wù)之急,是把法律已經(jīng)規定的、管用的前端干預措施用足、用好。


未成年人司法體系逐步完善中,將為其建設積累更多實(shí)踐經(jīng)驗


新京報:日前,最高法院在通報依法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工作情況時(shí)提出,應逐步推動(dòng)建立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系統。我們該如何理解“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系統”?與目前的未成年人司法體系有何不同?接下來(lái)會(huì )有具體的安排部署嗎?


趙俊甫: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系統,包括幾個(gè)方面:一是獨特的功能。應當在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同時(shí),促進(jìn)加強社會(huì )治理,具體包括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保護、對處于不良環(huán)境或者處于危險狀態(tài)的未成年人進(jìn)行干預,對違反法律的未成年人教育、矯治。


二是獨特的理念、規則、程序。例如,堅持“特殊、優(yōu)先、雙向、全面”保護原則,適用相對于成年人更為寬緩的處罰;開(kāi)展庭前、庭中和判后教育感化工作,創(chuàng )造出一系列適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diǎn)的審理、執行方式;實(shí)施特殊的社會(huì )調查、輕罪記錄封存、心理評估、社會(huì )觀(guān)護、延伸幫教等制度;在傳統的刑罰手段之外,采用多元的懲戒、矯治、管束等非刑罰措施。


三是更高程度的專(zhuān)業(yè)化,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diǎn)的專(zhuān)門(mén)審判組織、專(zhuān)門(mén)機構、專(zhuān)業(yè)人員負責辦理,保障在理念、工作方式方法、法律政策執行標準更加統一。


四是具有廣泛的社會(huì )支持體系,需要有一系列配套的福利措施,社會(huì )組織、社工、志愿者廣泛參與,整合社會(huì )資源,保障未成年人司法,促進(jìn)未成年人康復、矯治、助其順利回歸社會(huì )功能的發(fā)揮。


當前,我國未成年人司法體系在逐步完善之中,但無(wú)論是理念、規則、程序、專(zhuān)門(mén)機構建設,還是康復、矯治等非刑罰措施以及社會(huì )支持體系建設方面,都還存在薄弱環(huán)節。


人民法院將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刑訴法未成年人專(zhuān)章的規定,繼續加強審判專(zhuān)業(yè)化建設,推進(jìn)“三審合一”改革,促推“六大保護”有機融合,為推動(dòng)構建相對獨立的未成年人司法體系積累更多實(shí)踐經(jīng)驗。


未成年人司法更關(guān)注實(shí)施違法犯罪的“人”


新京報:我們?yōu)槭裁匆獜娬{未成年人司法的特殊性?其與成年人司法相比究竟有何不同?


趙俊甫:未成年人司法的特殊性,源于未成年人身心特點(diǎn)和需求的特殊性。因未成年人身心發(fā)育尚未成熟,其實(shí)施違法犯罪,害人害己,對家庭和社會(huì )都帶來(lái)巨大沖擊,但其本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各種社會(huì )不良因素的“受害者”。通常情況下,未成年人可塑性強,相對易于改造,因此通過(guò)未成年人司法體系采取多元手段對罪錯未成年人予以矯治、懲處,幫助其改過(guò)自新,既是貫徹“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的要求,也是從源頭上減少違法犯罪、從長(cháng)遠維護社會(huì )安全與公共利益的需要。


未成年人司法更關(guān)注實(shí)施了違法犯罪的“人”,包括其特殊的成長(cháng)經(jīng)歷、人格以及實(shí)施違法犯罪背后的個(gè)體、家庭、社會(huì )等原因,在施加必要懲處的同時(shí),重在教育、挽救未成年人,同時(shí)推動(dòng)社會(huì )源頭治理,減少、消除誘發(fā)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的因素。因此,處置手段除了傳統的刑罰之外,還有更多的非監禁性保護、管束、矯治措施。


傳統的成年人刑事司法更關(guān)注已經(jīng)發(fā)生的“犯罪事實(shí)”,強調懲罰,要求準確定罪量刑、罪罰相當,旨在優(yōu)先確保維持社會(huì )秩序,這是兩者最大的不同。


新京報記者 行海洋

編輯 白爽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