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初中生被殺案”僅過(guò)去兩個(gè)月,5月22日,“云南一中學(xué)生被同學(xué)砍殺身亡”“男生被同學(xué)用11盆開(kāi)水燙傷”同時(shí)登上熱搜。

 

最高法最新數據顯示,近三年來(lái),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數量總體呈上升趨勢。其中,一些惡性案件引發(fā)廣泛關(guān)注,公眾要求對施害者“嚴加懲處”的感性認知,與司法制度對犯罪未成年人“特殊保護”的理性設計,再次產(chǎn)生碰撞。

 

刑責年齡下調的呼聲與擔憂(yōu)

 

回顧過(guò)往,未成年惡性案件已多次引發(fā)廣泛、激烈的討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推動(dòng)刑法的修改。

 

2004年黑龍江13歲男童強奸殺人案、2015年湖南邵陽(yáng)13歲少年弒師案、2018年湖南益陽(yáng)12歲兒童持刀殺母案、2019年遼寧大連13歲男童奸殺10歲女童案,都曾掀起關(guān)于“刑事責任年齡是否應降低”的討論。彼時(shí),我國刑法規定的最低刑事責任年齡是14周歲。

 

尤其是大連男童蔡某某奸殺女童拋尸案,經(jīng)由社交媒體傳播,迅速衍化為強烈的輿論訴求。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嚴懲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的呼聲空前高漲。

 

“蔡某某被公安機關(guān)決定收容教養3年,這是法律修改前對未達刑事責任年齡觸罪未成年人最嚴厲的措施。人們在痛心之余仍感到憤怒,大家期待未成年人立法能對這些現實(shí)問(wèn)題作出回應?!北本煼洞髮W(xué)法學(xué)院副教授蘇明月指出,民眾的憤怒傳遞給立法者,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刑法修正案(十一)降低刑事責任年齡。

 

在此背景下,2020年底審議通過(guò)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將刑事責任年齡從14周歲降低到12周歲,同時(shí)用“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jīng)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的條件予以嚴格限制。

 

“其實(shí)刑法修正案(十一)一審稿沒(méi)有涉及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二審稿直接增加了此規定?!碧K明月告訴記者。據了解,刑法修正案(十一)的立法工作啟動(dòng)于2019年初,2020年6月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進(jìn)行第一次審議。

 

在回應民意的同時(shí),下調刑事責任年齡也引發(fā)了一些擔憂(yōu)。

 

“在這次修法過(guò)程中,刑事責任年齡有限度地下降,刑事司法的管轄權謹慎地擴張。這與民眾的要求仍有差距。刑事責任年齡降到12周歲,還有11周歲、10周歲的孩子作惡,作為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刑事責任年齡究竟劃到幾歲合適?界分出怎樣的行為合適?”蘇明月提出。

 

上海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法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姚建龍撰文指出,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歷經(jīng)近代以來(lái)的百年發(fā)展,整體呈現的是上升而非下降的趨勢。

 

“刑事責任年齡作為區分刑事未成年人與刑事成年人的標尺,最能反映立法者所持兒童觀(guān)的基本立場(chǎng)。通常刑事責任年齡越高意味著(zhù)立法者視未成年人為區別于成人的獨立存在的認知程度越高,換言之,刑事責任年齡的降低則表明視未成年人為區別于成人的獨立存在的認知程度也在降低?!彼谖闹刑岢?,刑法修正案(十一)下調刑事責任年齡的實(shí)質(zhì)是主張在特定情形下可以降低至12周歲的兒童當作成年人對待,否定其與成年人的差異,放棄教育而施以刑罰。

 

基于現代兒童觀(guān)念的少年司法

 

專(zhuān)家學(xué)者的思考和提問(wèn),并非認為犯罪未成年人不需要處分,而是經(jīng)過(guò)多年發(fā)展,我國在傳統司法體系中逐漸確立了少年司法所遵循的原則和理念,即“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理念,其最終目的是“挽救”未成年人。

 

曾經(jīng),人們雖然能直觀(guān)地感受到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存在差別,但全世界在司法上多將其與成年人一體化對待。

 

而隨著(zhù)不同領(lǐng)域的研究加深,未成年人在生理、心理以及認識和控制能力上與成年人都有著(zhù)本質(zhì)區別的科學(xué)認知開(kāi)始被廣泛接受。在此基礎上,19世紀起,現代兒童觀(guān)念逐漸形成。這種觀(guān)念認為未成年人是需要特殊撫育和保護的群體。未成年人保護主義理念隨之慢慢確立。

 

現代兒童觀(guān)念也成為少年司法產(chǎn)生的理論基礎。區別于傳統司法的犯罪少年處遇制度開(kāi)始形成,并出現專(zhuān)門(mén)針對未成年人的司法機構和司法制度。1899年,美國伊利諾伊州制定了少年法庭法,并在芝加哥設置了世界上第一個(gè)少年法院。

 

在國際層面,聯(lián)合國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司法控制與矯正給予了極大的關(guān)注,先后通過(guò)了《兒童權利公約》《聯(lián)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等公約,將最大利益作為兒童權利保護的首要原則,弱化刑罰的報應觀(guān)念,以輕緩的刑罰或多種非刑罰方法來(lái)處理未成年人犯罪,優(yōu)先適用教育改造措施,顯示了對未成年人的刑法特殊保護理念。

 

其先進(jìn)的少年司法理念也被國內立法所接受。1992年施行的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對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實(shí)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1999年生效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規定“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立足于教育和保護,從小抓起,對未成年人的不良行為及時(shí)進(jìn)行預防和矯治”。

 

未達刑責年齡犯罪未成年人,去向何方?

 

在刑事司法之內,最低刑事責任年齡有限制地下調至12周歲。那么,未達刑事責任年齡的犯罪未成年人怎么辦?

 

在2020年底審議通過(guò)刑法修正案(十一)之前,我國刑法規定,“因不滿(mǎn)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他的家長(cháng)或者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shí)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毙谭ㄐ拚福ㄊ唬┬薷臑椤耙虿粷M(mǎn)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shí)候,依法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p>

 

由此,我國從法律層面廢除了收容教養制度,由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代之。

 

同年修訂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與刑法做了銜接,規定“未成年人實(shí)施刑法規定的行為、因不滿(mǎn)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不予刑事處罰的,經(jīng)專(zhuān)門(mén)教育指導委員會(huì )評估同意,教育行政部門(mén)會(huì )同公安機關(guān)可以決定對其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p>

 

1952年,我國確立了收容教養制度,1979年刑法將其確定為專(zhuān)對罪錯未成年人的管教制度。但收容教養在執行中長(cháng)期存在程序不清、場(chǎng)所不明等問(wèn)題,作為一種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不經(jīng)司法程序,也一直備受詬病。

 

“相當長(cháng)時(shí)間是公安機關(guān)比照勞動(dòng)教養的程序、利用勞動(dòng)教養的場(chǎng)所對罪錯未成年人進(jìn)行管教?!比珖舜蟪N瘯?huì )法工委相關(guān)負責人曾表示,勞動(dòng)教養取消后,勞動(dòng)教養場(chǎng)所沒(méi)有了,給公安機關(guān)的執法造成了困難,造成實(shí)踐中要么隨意放,要么違法關(guān),即把罪錯未成年人關(guān)進(jìn)未成年犯管教所。

 

隨著(zhù)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的法律地位確立,需要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與之配套。在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沒(méi)有完成義務(wù)教育的,要完成義務(wù)教育;完成義務(wù)教育的,可以進(jìn)行職業(yè)教育。同時(shí),還要開(kāi)展法治教育、行為矯治,實(shí)行閉環(huán)管理?!鄙鲜鲐撠熑私榻B。

 

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不足,“只能讓家長(cháng)領(lǐng)走”

 

實(shí)踐中,首先便遇到了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數量不足的問(wèn)題。教育部2023年底發(fā)布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全國共有119所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在校生8109人。其中,有的省份尚未建立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只有部分學(xué)校滿(mǎn)足“專(zhuān)門(mén)場(chǎng)所+閉環(huán)管理”的條件,有資質(zhì)招收涉罪未成年人。

 

蘇明月告訴記者,有的省份只有一所設置在省會(huì )的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由于承載量有限,便設置了戶(hù)籍限制。對于需要接受矯治教育的非省會(huì )城市戶(hù)籍未成年人,便出現了無(wú)處可去的情況。

 

中部省份某地公安局的一名治安民警告訴記者,他們打擊的違法犯罪未成年人不在少數,有的重復犯罪多次,但是本地沒(méi)有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跋襁@種情況,沒(méi)有達到年齡不能走刑事程序,又銜接不上矯治教育,我們只能處罰、訓誡,然后讓家長(cháng)領(lǐng)走?!?/p>

 

一名辦理未成年人案件的檢察官也透露,對于不起訴的犯罪未成年人,目前逆送到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的流程并不順暢。一方面是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數量、設施不足;另一方面,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的規定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可操作性。

 

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規定,專(zhuān)門(mén)教育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的入學(xué)程序有申請入學(xué)和強制入學(xué)兩種。中國政法大學(xué)訴訟法學(xué)研究院副院長(cháng)王貞會(huì )告訴記者,實(shí)踐中尚未充分落實(shí),各地還普遍遵循過(guò)去的“三自愿”原則,即未成年人本人、監護人和所在學(xué)校均同意,方能送入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

 

一份學(xué)術(shù)調查報告顯示,接受問(wèn)卷調查的數百名家長(cháng)中絕大多數不愿意將孩子送往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稒z察日報》此前的報道提到,江蘇省某地檢察機關(guān)反映,當地被公安機關(guān)治安處罰的14歲至16歲的未成年人有70人,但這70名未成年人的家長(cháng)均不愿意將孩子送往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

 

此外,根據法律規定,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的轉入、轉出均須專(zhuān)門(mén)教育指導委員會(huì )的評估同意。蘇明月指出,當前,不少地方尚未成立專(zhuān)門(mén)教育指導委員會(huì )。其次,該委員會(huì )是一個(gè)松散的、多成員的組織,它的評估是真正實(shí)地評估還是書(shū)面評估,其科學(xué)性和實(shí)質(zhì)性尚不明確。

 

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待納入司法程序

 

此外,多位接受采訪(fǎng)的專(zhuān)家和司法工作人員還提到一個(gè)共同的問(wèn)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決定仍由行政機關(guān)作出,排除了司法權的介入。

 

“行政干預體系中,針對未成年人嚴重程度各異的偏差行為一律無(wú)法通過(guò)司法程序處理,不能進(jìn)行裁判,嚴重削弱其干預力度與執行剛性?!敝袊ù髮W(xué)訴訟法學(xué)研究院教授羅海敏指出。

 

蘇明月表示,法律規定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實(shí)施閉環(huán)管理,這意味著(zhù)限制人身自由?!八痉ㄖ獾男姓嘣谔幚韱?wèn)題上可能更為靈活,但司法結果是經(jīng)過(guò)正當程序過(guò)濾后的保障,更值得信賴(lài)?!?/p>

 

王貞會(huì )建議,至少應該把未達刑事責任年齡犯罪未成年人的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納入到司法程序中,參照刑事訴訟法中精神病人強制醫療程序,由法院來(lái)決定是否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

 

他認為,司法的介入能保障當事人的權利,也能解決行政部門(mén)互不擔責的情況。而大眾對于司法程序的認可度也更高?!皳Q句話(huà)說(shuō),走司法程序本身對于實(shí)施犯罪行為的人就是一種懲罰?!?/p>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庭長(cháng)秦碩同樣認為,不管是未成年人的違法行為、犯罪行為,還是前期需要分級干預的不良行為,都應該由統一的評價(jià)機關(guān)作出決定。最適合的評價(jià)機構便是少年法庭。這樣可以實(shí)現裁決的標準統一,最大程度上實(shí)現有效干預。

 

少年法庭發(fā)端于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1984年,上海市長(cháng)寧區法院在全國率先試點(diǎn)建立我國第一個(gè)少年法庭。限于特定的歷史條件,當時(shí)的少年法庭只是附設于刑庭的少年犯合議庭。恰是這一基層實(shí)踐,成為我國少年司法改革啟動(dòng)的標志。

 

“經(jīng)過(guò)40年的發(fā)展,少年法庭從無(wú)到有、從少到多,不斷成長(cháng)壯大,教育挽救了一大批失足未成年人?!弊罡呷嗣穹ㄔ好褚煌ィㄉ倌陮徟泄ぷ鬓k公室)法官趙俊甫表示,如今,少年法庭正在實(shí)現涉未成年人案件民事、行政、刑事“三審合一”?!叭龑徍弦弧本褪且獙?shí)現全面保護、綜合保護,通過(guò)穿透式審判,及時(shí)解決甚至一攬子解決問(wèn)題,避免問(wèn)題拖大。

 

受訪(fǎng)專(zhuān)家認為,將專(zhuān)門(mén)矯治教育的決定由行政權轉變?yōu)樗痉?,正是為了推?dòng)未成年人不良行為盡快得到明確而有效的干預。而且,經(jīng)由司法程序,能夠更好平衡矯治教育的有效性與對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公平性,這也是獨立的少年司法制度應有的方向。

 

完善罪錯分級干預措施刻不容緩

 

而從整個(gè)分級干預體系的設計上,羅海敏指出,目前,各級干預措施種類(lèi)偏少、區分不細、銜接不足的狀況,也使得實(shí)踐中容易出現“一罰到底”和“一放了之”的兩極分化態(tài)勢。

 

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作為解決未成年人罪錯行為矯治教育問(wèn)題的專(zhuān)門(mén)立法,重點(diǎn)關(guān)注罪錯行為的早期干預和預防處遇事項,提出將未成年人罪錯行為界分為不良行為、嚴重不良行為和犯罪行為,并設置了相應的干預措施。

 

“通過(guò)這種分級設置,明確了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但對他人和社會(huì )沒(méi)有危害性的自害行為是分級干預體系的起點(diǎn),基本實(shí)現了未成年人不良行為從最輕微到最嚴重程度的完整覆蓋?!绷_海敏說(shuō)。

 

她同時(shí)指出,我國目前對未成年人罪錯行為的分級還不夠科學(xué)、清晰,尤其是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對嚴重不良行為的界定仍過(guò)于籠統、混雜,其中既涵蓋結伙斗毆、追逐攔截他人、強拿硬要等治安違法行為,也包括已構成犯罪但因不滿(mǎn)法定刑事責任年齡而不予刑事處罰的行為。

 

“事實(shí)上,這兩類(lèi)行為無(wú)論在行為嚴重程度、社會(huì )危害性以及未成年人矯治難度等方面都存在顯著(zhù)差別,將兩者置于同一等級、適用同等干預措施顯然模糊了治安違法與刑事犯罪之間的界限?!绷_海敏提出,應該將因未達刑事責任年齡而不予刑事處罰的犯罪行為單獨分級,這類(lèi)案件中未成年人的心理、行為偏常程度和人身危險性方面甚至超過(guò)了部分已被定罪量刑的未成年人,對其適用針對一般治安違法行為的分級干預措施,且適用相同的“專(zhuān)門(mén)教育指導委員會(huì )評估同意,教育行政部門(mén)會(huì )同公安機關(guān)決定”的程序,顯然有違罪錯行為科學(xué)分級、分別處遇的基本標準。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檢察廳(未成年人檢察廳)廳長(cháng)缐杰指出,未成年人罪錯分級干預措施不夠完善,是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成因之一?!拔闯赡耆藢?shí)施犯罪行為之前多有不良行為,由于沒(méi)有得到及時(shí)有效的干預、矯治,逐步發(fā)展演變成犯罪?!?/p>

 

缐杰透露,最高檢正在研究制定《關(guān)于加強未成年人罪錯行為分級干預矯治的意見(jiàn)》。該意見(jiàn)或將于年內出臺。

 

“最高檢作為法律監督機關(guān)去推動(dòng)這件事情,確實(shí)是考慮到未成年人保護的問(wèn)題刻不容緩了,如果不把罪錯分級干預制度給填補上,我們的少年司法制度往前走起來(lái)就很艱難?!蓖踟憰?huì )指出。

 

蘇明月也認為,當務(wù)之急是將分級干預原則和矯治教育措施充實(shí)起來(lái)、用起來(lái)。

 

新京報記者 行海洋

編輯 白爽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