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IC


“培訓完成即可在公司上崗,如果沒(méi)找到工作可以繼續培訓?!?/p>


“零元入學(xué),分期每月支付596元就可以學(xué)習課程,之后一單就可以賺回來(lái)?!?/p>


“培訓貸”拋出學(xué)費零門(mén)檻、包找工作的誘惑,讓不少求職者一步踏入陷阱?!爱敃r(shí)公司稱(chēng)要招聘計算機運維崗位人員,面試之后卻說(shuō)我能力不足,需要培訓才能正式上崗,且保證工作后才會(huì )進(jìn)行扣費,培訓費用從工資中進(jìn)行扣除?!比ツ?,大學(xué)畢業(yè)不久的小陳遭遇了“培訓貸”騙局,至今上萬(wàn)元貸款仍未還清。


小白則同樣被繪畫(huà)培訓課程“種草”,不僅免費培訓,工作人員口中未來(lái)接一單最少可以收入1000元到2000元?!皩Ψ椒Q(chēng)前期只需要交100元的定金,就可以學(xué)習8000元的課程,沒(méi)錢(qián)的話(huà)公司可以幫忙從其他平臺去做分期”。


然而,賺錢(qián)就可以輕松補上學(xué)費的“窟窿”,只是培訓機構編織的一個(gè)夢(mèng)。


新京報貝殼財經(jīng)記者調查發(fā)現,不少“培訓貸”盯上求職或兼職的年輕人。不良培訓機構誘導求職者在網(wǎng)絡(luò )貸款平臺借貸后,并未兌現承諾的兼職或就業(yè)機會(huì ),而求職者則陷入退費難和高利貸風(fēng)險。


求職反被套路貸款,“2.4萬(wàn)元培訓費沒(méi)還完


小陳告訴貝殼財經(jīng)記者,西安千峰云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現已更名:西安云伯樂(lè )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與自己簽訂了一份輔導就業(yè)協(xié)議,并口頭承諾培訓期完成后,通過(guò)考核一定可以在公司工作,若未找到工作可以繼續參加培訓。


小陳回憶,簽訂協(xié)議后,公司要求其在一個(gè)名為“月易付”的平臺上簽訂一份一年三個(gè)月的“賒購協(xié)議”。根據協(xié)議,小陳需要支付超過(guò)2.4萬(wàn)元的培訓費用,其中基礎費用2.18萬(wàn)元,手續費2289元。


小陳提供的“賒購協(xié)議”。 受訪(fǎng)者供圖


貝殼財經(jīng)記者看到,這一協(xié)議2023年11月開(kāi)始生效,前三個(gè)月小陳不用支付基礎費用,只需每月支付手續費152.6元。2024年2月到2025年1月,小陳每月要支付1816.67元基礎費用以及152.6元手續費。


簽訂合同進(jìn)入培訓,小陳也逐漸看清真相——不僅培訓內容主要為基礎的計算機知識,三個(gè)月培訓結束后,“培訓完成后可以直接上崗”的承諾也化為泡影。


“培訓質(zhì)量極低,一開(kāi)始說(shuō)培訓完成后可以直接到公司上班,到最后卻說(shuō)需要我們自己找工作,公司只負責內推?!毙£惐硎?,該公司所謂的內推,就是將學(xué)員簡(jiǎn)歷投至一些缺人的外包公司,而自己最后也沒(méi)有找到工作。


貝殼財經(jīng)記者在小陳簽訂的“賒購協(xié)議”上看到,協(xié)議規定若未按時(shí)足額繳納付款,需向該公司支付違約金,除此之外,若逾期付款,公司有權將其違約信息上傳至平臺或其他信用系統。


目前,小陳仍欠著(zhù)上萬(wàn)元培訓費用,“我現在平均每月到手工資4000元左右,每個(gè)月要還近2000元貸款,還有8個(gè)月費用沒(méi)還完,除去生活費基本月光,壓力很大?!?/p>


同樣是低價(jià)培訓以及“打包票”找工作的幌子,四川王女士也走入“培訓貸”的局。


“當時(shí)在網(wǎng)上看到一個(gè)配音培訓的廣告,加了工作人員微信后,對方說(shuō)我的音色很好,可以通過(guò)他們的培訓去接單賺錢(qián)?!蓖跖勘硎?,該工作人員告訴她公司會(huì )有接單渠道,只有參與培訓才能給分配單子,培訓費用4900元。


王女士表示無(wú)法負擔學(xué)費后,工作人員拋出每月支付“入學(xué)金”的方案,約定將培訓費用分為12期,王女士通過(guò)該公司公眾號每月繳納408.33元即可?!皩Ψ椒Q(chēng)如果不還款,會(huì )影響我的個(gè)人征信,還會(huì )影響我上課和接單,所以我只能繳納?!?/p>


和小陳一樣,王女士發(fā)現所謂培訓課程的質(zhì)量并不理想,讓王女士難以接受的是最終錢(qián)和工作“兩空”?!皩W(xué)完之后,他就把我踢出了課程群,而且說(shuō)好的配音單子一個(gè)也沒(méi)有見(jiàn)到?!?/p>


王女士稱(chēng),自己分期繳納的“入學(xué)金”是公司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于“惠學(xué)習”辦理的貸款。


王女士提供的培訓貸款截圖。受訪(fǎng)者供圖


5月31日,貝殼財經(jīng)記者電話(huà)聯(lián)系了月易付及惠學(xué)習兩家平臺,截至發(fā)稿時(shí)并未收到回復。


當天,就是否誘導貸款培訓以及虛假宣傳等問(wèn)題,貝殼財經(jīng)記者撥打了西安云伯樂(lè )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和成都輕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電話(huà),截至發(fā)稿時(shí)未接通。


貝殼財經(jīng)記者在企查查看到,西安云伯樂(lè )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注冊資本1024.1024萬(wàn)元。在黑貓投訴上,貝殼財經(jīng)記者以該公司現用名和曾用名搜索后看到4條投訴,均吐槽公司存在虛假宣傳培訓后上崗、誘導分期貸款培訓。


成都輕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冊資本300萬(wàn)元,企查查顯示,該公司自身風(fēng)險有22條,其中作為被告卷入商業(yè)合作糾紛11次,曾因“利用虛假的或者使人誤解的價(jià)格手段,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jīng)營(yíng)者與其進(jìn)行交易”被成都市市場(chǎng)監督管理局處罰15萬(wàn)元。目前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已被限制高消費。


在黑貓投訴上,貝殼財經(jīng)記者以該公司運營(yíng)的“輕備學(xué)院”為關(guān)鍵詞搜索后發(fā)現,共有618條投訴,包括“誘導學(xué)生貸款培訓”“宣傳與實(shí)際不符,課程質(zhì)量差”“軟件登不上,課程打不開(kāi),公司疑似跑路”等問(wèn)題。


機構設局:“零元入學(xué)”包培訓包上崗,宣稱(chēng)接單就“回本”


貝殼財經(jīng)記者在黑貓投訴上以“培訓貸”為關(guān)鍵詞搜索發(fā)現,相關(guān)投訴超過(guò)2.4萬(wàn)條。其中套路基本相似:公司以招聘或提供工作機會(huì )為由,要求求職者參加培訓,并承諾培訓結束可上崗或接單賺錢(qián)。若消費者無(wú)法一次性支付學(xué)費,這類(lèi)公司則稱(chēng)可通過(guò)提供貸款的方式,分期支付學(xué)費和利息,解除合同的話(huà)則需要支付違約金。


貝殼財經(jīng)記者以課程咨詢(xún)?yōu)橛陕?lián)系了多家公司,在兼職平臺上,一家名為吉林小雞快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發(fā)布了“剪輯視頻”的相關(guān)崗位,記者投遞簡(jiǎn)歷后,工作人員聯(lián)系記者介紹工作內容及薪酬待遇后,稱(chēng)公司會(huì )為學(xué)員提供培訓,還有老師為學(xué)員提供單子賺錢(qián),“做AE特效的話(huà),一單就是500元以上,多勞多得,有同學(xué)能賺五六千元?!?/p>


當貝殼財經(jīng)記者表達學(xué)習意向后,該工作人員稱(chēng),培訓可采用“零元入學(xué)”的模式,“總共費用只有3576元,可以分6次來(lái)交,每個(gè)月支付596元,每個(gè)月接單賺錢(qián)去補這個(gè)費用,沒(méi)什么壓力。如果不想學(xué)了,只需要交完當月的費用就給你取消分期了?!?/p>


隨后,該工作人員發(fā)來(lái)一張帶有“校企服”字樣的二維碼,要求記者通過(guò)支付寶掃碼進(jìn)行“先學(xué)后付”的支付操作。記者掃碼后,點(diǎn)擊搶購按鈕,顯示要實(shí)名認證,填寫(xiě)真實(shí)信息、身份證號、電子郵箱、聯(lián)系地址。


貝殼財經(jīng)記者調查中,另一家名為王氏教育的培訓機構同樣為記者引路至貸款。官網(wǎng)顯示,這一機構提供平面設計培訓服務(wù),工作人員表示,線(xiàn)上課程培訓會(huì )持續四個(gè)月時(shí)間,價(jià)格為5800元。當記者稱(chēng)無(wú)法一次性支付這筆費用時(shí),工作人員稱(chēng),“能理解,咱們年輕人生活壓力都比較大,你可以考慮助學(xué)分期,幫助你減輕壓力?!?/p>


這一工作人員口中,分期會(huì )走助學(xué)平臺,“假如分24期的話(huà),一個(gè)月差不多兩三百塊錢(qián),如果違約會(huì )產(chǎn)生征信影響?!?/p>


對于培訓后能否保證接到單子,該工作人員稱(chēng),若是線(xiàn)下入學(xué),則會(huì )簽訂就業(yè)合同,只要學(xué)員保證出勤作品和項目,會(huì )有老師負責推薦工作,“老師會(huì )給你包裝簡(jiǎn)歷,讓你找到工作?!比羰蔷€(xiàn)上上課,則會(huì )提供兼職接單的平臺。


這樣的話(huà)術(shù),對于不少求職者來(lái)說(shuō)或許不陌生。


貝殼財經(jīng)記者搜索發(fā)現,這兩家公司在黑貓投訴上都已是被吐槽對象,其中吉林小雞快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共有32條投訴,涉及虛假宣傳、誘導消費者分期支付學(xué)費等問(wèn)題。一名投訴者稱(chēng),自己要求退單后工作人員稱(chēng)交20%的違約金才給退。


對于王氏教育公司,有投訴者稱(chēng),此前支付了2000元定金,但簽合同時(shí)公司告知學(xué)費是3.36萬(wàn)元,自己發(fā)現錢(qián)不夠并想退款時(shí),公司稱(chēng)押金不退還誘導其進(jìn)行分期貸款。


揭開(kāi)“培訓貸”假面,金融機構應加強資質(zhì)審核


針對“培訓貸”套路,此前已有多個(gè)部門(mén)提示風(fēng)險。


早在2022年10月,北京市海淀區金融服務(wù)辦公室表示,據教育部、北京市人社局等部門(mén)的相關(guān)監管規定,針對未成年人開(kāi)展的校外培訓不得使用“培訓貸”方式繳納培訓費用;針對成年人的職業(yè)技能類(lèi)培訓機構不得向消費者捆綁信貸服務(wù);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xué)生群體發(fā)放消費貸款。


全國學(xué)生資助管理中心2023年5月發(fā)布的2023年第1號預警稱(chēng):“培訓貸”騙局時(shí)有發(fā)生,且呈上升態(tài)勢。個(gè)別不良培訓類(lèi)機構以只要報名參加培訓課程就提供兼職與就業(yè)機會(huì )、學(xué)費可以分期付款等承諾,誘導學(xué)生在網(wǎng)絡(luò )貸款平臺進(jìn)行借貸。但課程開(kāi)始后,學(xué)生并未得到機構承諾的兼職或就業(yè)機會(huì ),而且面臨退費困難和高利貸風(fēng)險。


盤(pán)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稱(chēng),求職者往往面臨著(zhù)就業(yè)壓力,對于提升自身技能和找到一份理想工作的渴望,使他們容易被虛假的招聘和培訓廣告所吸引。而一些不良培訓機構利用求職者的這種心理,通過(guò)夸大培訓效果、承諾提供就業(yè)機會(huì )等手段,誘導求職者參與培訓。在這種情況下,部分求職者因缺乏足夠的風(fēng)險意識和辨別能力,沒(méi)有認真了解培訓內容和貸款合同的具體條款,就輕易相信了不良商家的承諾,導致中了“培訓貸”圈套。


江瀚表示,治理“培訓貸”,首先,政府部門(mén)應加強對培訓機構和貸款平臺的監管力度,嚴格審核這些機構的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和業(yè)務(wù)范圍,確保其合法合規經(jīng)營(yíng)。同時(shí)建立健全的監管機制,對違規行為進(jìn)行嚴厲打擊和處罰。其次,金融機構在發(fā)放貸款時(shí)應加強對申請人的資質(zhì)和還款能力的審核。應確保貸款資金用于合法合規的培訓和就業(yè)活動(dòng),避免被不良商家利用,金融機構還應加強對貸款用途的監管,確保資金不被挪用或濫用。


此外,求職者也應提高風(fēng)險意識和辨別能力,認真了解培訓內容和貸款合同的具體條款,避免被不良商家的虛假宣傳和承諾所迷惑。


北京市中聞(長(cháng)沙)律師事務(wù)所律師劉凱向貝殼財經(jīng)記者表示,如果公司在招聘過(guò)程中明確承諾通過(guò)培訓后可以上崗,但最終未能兌現,這可能構成合同違約。求職者可以依法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公司退還培訓費用和賠償相應的損失。


“招聘轉收費培訓涉嫌違法。我國《勞動(dòng)合同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dòng)者提供專(zhuān)項培訓費用,對其進(jìn)行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培訓的,可以與該勞動(dòng)者訂立協(xié)議,約定服務(wù)期?!眲P稱(chēng),給員工提供職業(yè)培訓是用人單位的義務(wù),其費用理應由用人單位支付,不能將培訓費作為額外的費用要求員工自己承擔。


此外,如果用人單位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發(fā)布虛假招聘信息誘導學(xué)生貸款進(jìn)行培訓,還可能涉及合同詐騙,受害者可以向公安機關(guān)報案。


新京報貝殼財經(jīng)見(jiàn)習記者 韋博雅 記者 岳彩周


編輯 王進(jìn)雨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