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金豬玉葉》已于6月2日在抖音獨家上線(xiàn)。


由周星馳出品,易小星監制,馬史導演,史元庭、夏若妍領(lǐng)銜主演,還有土豆、蔣詩(shī)萌、派小軒、張百喬、徐志勝等眾多喜劇演員歡樂(lè )加盟的短劇《金豬玉葉》已于6月2日在抖音獨家上線(xiàn),在“九五二七劇場(chǎng)”(該名稱(chēng)與電影《唐伯虎點(diǎn)秋香》有關(guān),周星馳飾演的唐伯虎混入華府當仆人,其仆人編號就是“9527”)抖音賬號上每周更新四集。


作為抖音精品劇場(chǎng)IP“九五二七劇場(chǎng)”首部作品,《金豬玉葉》不同于以往的短劇,采用橫屏拍攝,第一、二季共24集,每集5分鐘,累計時(shí)長(cháng)為120分鐘。該劇以網(wǎng)絡(luò )詐騙案為背景,講述了實(shí)習律師葉小萊聯(lián)手主播朱浩揭開(kāi)“殺豬盤(pán)”詐騙真相,挽救姐姐葉小茴并找到自己職業(yè)道路的故事。


短劇上線(xiàn)前,新京報獨家專(zhuān)訪(fǎng)了監制易小星。對于首次試水短劇,從創(chuàng )作者的角度,他還是希望以做作品的心態(tài)去拍短劇,既然掛著(zhù)周星馳的招牌,格局不能小了,目前還沒(méi)有那么多人在這條賽道上,“我在拍《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之前,也沒(méi)有人拍過(guò)漫才劇。如果能第一個(gè)做的話(huà),我就很開(kāi)心”。


如果你要把短劇當電視劇拍就完蛋了


新京報:你是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關(guān)注短劇的?


易小星:應該是去年年初,那時(shí)候豎屏短劇比較多,有一些專(zhuān)門(mén)用來(lái)看短劇的App出現了,開(kāi)始覺(jué)得短劇可能是一種新興的形態(tài)。


新京報:《金豬玉葉》這個(gè)題材的靈感是怎么找到的?


易小星:其實(shí)最早還是因為星爺(周星馳)找到我。當時(shí)我在香港旅游,就去拜訪(fǎng)他一下,他說(shuō)正在和抖音合作一種短劇,要不要做一下。我說(shuō)可以嘗試下那種帶劇情走向的短劇。


我正好看到有一個(gè)東北女孩在周星馳的公司里做編劇,我就問(wèn)她,你一個(gè)東北人在香港過(guò)得習慣嗎?她說(shuō),老不習慣了,打車(chē)、吃喝的都不太習慣。她還有個(gè)香港室友,兩個(gè)人經(jīng)常因為生活習慣造成各種笑話(huà)出來(lái)。我說(shuō),這不就挺像傳統情景喜劇嘛,什么東北女孩來(lái)香港之類(lèi)的,這不就可以做短劇了嘛。星爺說(shuō)可以,你回去再想想。


《金豬玉葉》不同于以往的短劇,采用橫屏拍攝。


新京報:“殺豬盤(pán)”的故事引子是之后想到的嗎?


易小星:因為畢竟掛著(zhù)周星馳的招牌,你做的東西格局要小了,好像就差點(diǎn)意思,后來(lái)我就想把這個(gè)格局放大一點(diǎn),就把香港換成了臺北,寫(xiě)臺北女孩遭遇“殺豬盤(pán)”,來(lái)到大陸與東北男孩組成歡喜冤家的故事。這兩個(gè)人就變成兩岸青年的縮影了,這個(gè)格局似乎就變高了,促進(jìn)兩岸的文化交流。這部短劇表面上是在拍“殺豬盤(pán)”,實(shí)際上是有引申意義。如果有人能看明白很好,看不明白也沒(méi)關(guān)系,就當個(gè)喜劇看。


新京報:每集幾分鐘的短劇和每集45分鐘的劇集在敘事節奏上不一樣,在劇本階段、拍攝過(guò)程以及后期階段,創(chuàng )作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易小星:如果你要把短劇當電視劇拍就完蛋了。電視劇你要鋪陳大量錯綜復雜的人物關(guān)系,但是《金豬玉葉》就聚焦了兩個(gè)人,兩個(gè)人其實(shí)就是一起探險,一起尋找真相。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兩顆心開(kāi)始逐漸靠在一起,這種結構完全不像是一個(gè)電視劇,其實(shí)更像一部公路電影,很適合這種單元式的敘事模式。


在監制易小星看來(lái),短劇《金豬玉葉》的結構完全不像是一個(gè)電視劇,其實(shí)更像一部公路電影,很適合這種單元式的敘事模式。


劇中埋了100多個(gè)關(guān)于周星馳的彩蛋


新京報:周星馳作為出品人,為短劇提供了哪些具體創(chuàng )意?


易小星:比如第三集《幽靈》里,男女主角在車(chē)里以為碰到鬼了,最開(kāi)始設定沒(méi)有男女主角下車(chē)大喊大叫、亂跳這種。星爺就說(shuō),有沒(méi)有可能連尿都嚇出來(lái)了呢,嚇得屁滾尿流的。他想要嚇到更嚴重那種程度。其實(shí)這部劇預算有限,不可能拍一些動(dòng)作戲,我們只能用一些臺詞諧音來(lái)玩一些驚悚的東西。但我們最后還是根據星爺的意見(jiàn),加了一小場(chǎng)戲,讓演員來(lái)來(lái)回回跑了很多次,但是效果還是蠻好玩的。


新京報:在拍攝過(guò)程中,周星馳有來(lái)探班嗎?


易小星:他主要是通過(guò)微信和我溝通。比如,有時(shí)候拍著(zhù)戲,他微信電話(huà)打過(guò)來(lái),問(wèn)今天累不累,我說(shuō)挺累的,我們就聊一會(huì )。他說(shuō),有沒(méi)有可能第一集更好笑一點(diǎn),這一聊可能一個(gè)小時(shí)就過(guò)去了,討論應該怎么樣改得更好玩一點(diǎn)?,F在他還是每天管我要后面幾集的剪輯,看完之后還要提一下這個(gè)節奏能不能再緊一點(diǎn)。


新京報:劇中不管是男主角的造型,還是一些美術(shù)道具,都有周星馳元素,這是致敬嗎?


易小星:當然得致敬一下他,我們這部劇號稱(chēng)埋了100多個(gè)彩蛋,比如,男主角殺豬佬的造型就跟周星馳《國產(chǎn)凌凌漆》中的造型一模一樣。


新京報:這部劇在演員的選擇上,周星馳有沒(méi)有提出一些想法?


易小星:他跟我說(shuō)一定要找那種會(huì )演喜劇的演員。我們經(jīng)常拍戲的人知道,有的演員會(huì )演戲,但未必能演喜劇。所以我們對演員的要求比較高,哪怕很多客串的角色,我們都找觀(guān)眾認可的演員,倒不是說(shuō)貪圖他們的流量或者名氣,而是要求最適合這個(gè)角色,很多演員也是受到周星馳的感召,以不收片酬或者少收片酬的方式來(lái)出演,也很感謝他們。


新京報:這部劇周星馳現在看過(guò)幾集了?


易小星:他應該看了12集了。


新京報:他看完之后有什么反饋?


易小星:前三集他覺(jué)得非常好,還提了點(diǎn)非常好的意見(jiàn),第四集開(kāi)始就不說(shuō)話(huà)了,我覺(jué)得應該是放心了。也說(shuō)不定是絕望了呢(笑)。但如果是絕望的話(huà),一定會(huì )瘋狂給我打電話(huà)。因為我覺(jué)得他也是一個(gè)蠻焦慮的人,如果心里有事的話(huà),他會(huì )不停給你打電話(huà)的。開(kāi)拍之前他瘋狂打電話(huà),因為他不放心,拍完之后他沒(méi)啥說(shuō)的,那說(shuō)明應該還好,他也應該能看出來(lái)我們盡力了。


易小星(左)和徐志勝在《金豬玉葉》殺青時(shí)合影留念。


拍短劇比拍電影累多了


新京報:10年前你拍過(guò)系列迷你劇《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你覺(jué)得和現在拍攝的短劇相比,在節奏、喜劇包袱的輸出上有什么不同嗎?


易小星:《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更像漫才表演,對表演要求沒(méi)那么高,很多時(shí)候你會(huì )看到演員都是面癱似的、那種冷臉的表情,一集就演完了。因為它是一種表演風(fēng)格,并且那時(shí)候大家都不是職業(yè)演員,如果用演員的標準去要求,其實(shí)演不出來(lái),反而面無(wú)表情的話(huà)會(huì )更好一點(diǎn),但現在拍短劇,你就必須得會(huì )演戲。


如果拍那種漫才劇的話(huà),抖音上很多段子手都在做類(lèi)似的東西,我覺(jué)得我拍不過(guò)他們,完全比不了。但我們還是以做作品的心態(tài)去拍短劇,暫時(shí)還沒(méi)有那么多人在這條賽道上,尤其這么一個(gè)用心的制作,無(wú)厘頭的喜劇風(fēng)格又那么明確,其實(shí)來(lái)講還是很罕見(jiàn)的,至少是第一個(gè)吃螃蟹,有種開(kāi)先河的意思。我就喜歡這種事情,我在拍《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之前,也沒(méi)有人拍過(guò)漫才劇。如果能第一個(gè)做的話(huà),我就很開(kāi)心。


新京報:短劇的觀(guān)看平臺是手機、iPad等小屏幕,電影是大銀幕藝術(shù),作為創(chuàng )作者在拍喜劇作品時(shí),針對小屏幕和大銀幕,在創(chuàng )作上會(huì )有不同嗎?


易小星:大銀幕就要偏小品化,你想要大眾覺(jué)得好笑,就得小品化。經(jīng)常有影評人說(shuō),這部喜劇電影像小品一樣,其實(shí)這是很高的夸獎。如果一部喜劇電影,每一場(chǎng)戲能夠拍得像小品一樣,這在普通觀(guān)眾群體里是好看的,這個(gè)票房可就不得了,但很多人瞧不起這種。


易小星(中)在《金豬玉葉》拍攝現場(chǎng)。


也有一些喜劇電影,在電影院里面觀(guān)眾笑不出來(lái),但是放到電腦或者手機上看的時(shí)候,就會(huì )不自覺(jué)地發(fā)出笑聲,這是為什么?因為它是冷幽默,這種喜劇電影就不是那種小品式電影,它可以滿(mǎn)足喜歡冷幽默的觀(guān)眾,但就別指望它賣(mài)票房了。所以這種喜劇就適合在小屏幕上看,因為它夠冷,但在大銀幕上放一個(gè)喜劇,如果現場(chǎng)只有零星的笑聲,那就完蛋了。比如,我早年拍的《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這種短劇,說(shuō)實(shí)話(huà)放在手機上看,大家覺(jué)得很有意思,但如果真的把它放到電影院去看,現場(chǎng)就會(huì )僵掉,就這么簡(jiǎn)單,這就是不同之處。


新京報:之后還有再拍短劇的計劃嗎?


易小星:我需要緩一緩再考慮自己拍短劇,目前準備讓公司其他導演弄一弄。這比拍電影累多了,拍電影我能正常睡覺(jué),拍短劇我沒(méi)法睡覺(jué)。


新京報:你每天都要在片場(chǎng)盯著(zhù)嗎?


易小星:我全程盯著(zhù),后期我都在盯,這太可怕了。每天只有三四個(gè)小時(shí)睡眠,持續13天,挺崩潰的。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劉越